• 北海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理财

八大问题牵制健康险公司盈利

2020-05-22 20:23:50  来源:北海资讯网

      2月14日,保监会公布2016年保险业发展情况。数据显示,2016年全行业共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3.1万亿元,同比增长27.5%。资产总量15.12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2.31%。其中,健康险业务实现高速增长,原保险保费收入4042.5亿元,同比增长67.71%。

      但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保费收入增速突出,但是健康险盈利难问题几年来都未解决。

      当前国内市场上的健康险公司已扩容至7家。记者查询2016年前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了解到,健康险公司整体上是“亏多赚少”。因此,如何破解盈利难题成为焦点。

      利润与规模不成正比

      目前,我国商业健康险主要和寿险混合经营,除了专业的健康险公司,其他保险公司也可经营。

      与产险、寿险相比,商业健康险增长飞速。平安证券研报显示,在2006年至2015年的10年间,我国健康险保费收入复合增长率高达118.4%。如果以新“国十条”所定位的保险密度发展目标(2020年保险密度达到3500元/人)来计算,我国健康险规模在2020年将会达到1.5万亿元。

      看准商机,各路资本加速涌入。我国专业健康保险公司已扩容至7家,分别是人保健康、平安健康、昆仑健康、和谐健康、太保安联健康、复星联合健康保险、瑞华健康保险。

      目前摆在这几家健康险公司面前最大的问题是——盈利难。

      一位健康险公司精算人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健康保险服务链条长,涉及社会保障、医疗卫生、保健养生等多个领域,跨行业特性使风险控制更复杂,经营管理难度大。

      “与国外的健康险市场相比,我国健康险市场盈利难主要是以下问题所致:第一,医疗资源共享难度大;第二,分级诊疗体系并未有效实施,当前呈现假性状态;第三,控费难;第四,重治疗、轻预防的综合体制难转变;第五,大健康完整产业链不健全;第六,客户群难获得;第七,医院没有集团化经营;第八,客户健康教育理念难树立。”该精算人员称。

      探索与社保合作

      如何解决盈利难问题?

      在上述精算人员看来,探索与政府社保合作的盈利模式是值得推行的。

      记者注意到,2013年以来,《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通知》等一系列重要文件密集出台,鼓励把商业保险建成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支柱。并且,在去年初推出个人税优健康险,开展商业健康保险个人所得税试点,发展补充医疗保险和商业健康保险,以及鼓励商业保险机构参与医保经办等一系列重要政策。

      上述精算人员对记者分析,随着医疗费用的增长,医保基金的支出不断增加,支出增幅远高于收入增幅,政府面临的支付压力越来越大,有部分省份甚至出现了收不抵支的状况,基金“穿底”风险陡增。这时候非常需要商业健康险的介入来解决医保基金收支不平衡的问题。对健康险公司而言,与政府基础社保合作,有利于资源共享,从源头上降低理赔成本。

      引导分级诊疗观念

      推进分级诊疗也是解决我国健康险市场盈利难的关键点之一。

      “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没有解决,社区医院在公众中的信任度较低,而大医院人满为患,简单疾病和复杂疾病的分级治疗并未真正分离。”上述精算师表示。

      平安好医生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分级诊疗在我国没有真正意义上实行的根源在于:供、需两方难对称。从供给层面看,各级医院的医生配置、硬件配置都得跟上,那就要涉及医院人才管理改革、医药改革、医保改革配套改进,但既得利益方太多,想要改革非常困难;从需求层面看,对用户、患者进行教育并改变其对社区医院不信任仍有难度,现阶段在全国范围内分流简单疾病不涌向三甲医院的难度大。

      不过,在一些大城市已取得一定成效。记者获悉,分级诊疗在上海的运行当前在全国是领先的。一些社区医生、社区医院配置非常好,医疗资源分配也比较均匀。尤其是社区医生这一块,很多医生可以上门为患者提供基础简单的医疗服务。

      “我们当前看重的是通过互联网医疗帮助国家推进分级诊疗,成为现有医疗体系的有益补充。”上述负责人指出,观念引导、用户教育和患者教育还需要时间。

      尽快完善产业链

      利润与保费增长难成正比,另一个关键原因在于保险公司无法介入医疗诊断体系来控制医疗成本。

      “只有相关产品与健康风险管理产业链充分融合,形成从治病到预防的人身健康管理闭环,才能改变目前投入高却不盈利的尴尬局面。”上述精算人士指出,健康险公司要想打破盈利难的局面,就必须对内尽快完成产业链建立,对外争取拥有更多医院医疗费用开支方面的话语权。

      以药品费用管理为例,在国内,以药养医、“药不聊生”的尴尬局面难避免,医药公司让利给医生、医院和消费者的比例太高,自身利润较少,导致药价居高不下。而在国外,药品价格由第三方给出评估意见,在医保、患者、医院和药店这个产业链上,保险公司风险较小。

      该精算人士认为,我国健康险公司盈利难还需要一些医院龙头企业的支持,而目前现状是医院没有集团化运营。当前,与美国、新加坡等发达国家相比,这些国家的医院已经集团化,比如美国凯撒医疗、新加坡百汇医疗集团等,而形成集团化运营模式后,分级诊疗体系就更容易推行,客户群大数据也容易搜索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