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蒜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盛世医妃误惹冷酷邪王楚月儿夜一顾小说by萝卜兔全文阅读

2020-06-26 20:13:44  来源:大蒜资讯网
    盛世医妃:误惹冷酷邪王第26章:吴婆子

    楚月儿在药房忙碌了一天,回到院中的时候,天色已经有点晚了。

    苏锦琴现下安份的留在别院养病,而苏锦锈自失忆之后,特别依赖夜云天,现下倒好,两人是两口子,你浓我浓。原本想去探望一下,想着可能已经休息了,她便径自回了自己的院落。

    方走到院落,便听得一个有些热络的声音传来:“王妃可回来啦,老奴听说王妃这几日为了太妃的病,花费不少时间,整日里可累话了吧。”

    侧过头,便见一名中年妇人朝这里走来,这妇人约摸四十多岁的年纪,身形略胖,肤色稍黑,穿着一件青色比甲袄子。虽然看上去款式普通,那料子却是不错的。腕间一只沉甸甸的银镯子,满眼都是笑容。

    “吴婆子。”楚月淡淡的答道。

    那妇人似乎没觉得她有什么不对,一个劲儿的道:“老奴本想早些过来的,奈何我们家二小且,身上一直病者不曾好,一直折腾来折腾去,实在没法子,这不,二小姐说这脸上的还是极痒无比,让老奴过来讨些解药。”

    这话说的讨巧,仿佛两边都不得罪。可惜楚月儿可听不习惯这些东西,不过那苏锦琴这些日子也吃尽了苦头,也应该消停了一会了。

    只是这妇人与先前的嚣张模样可不一样了,倒说得极为讨巧,想想也罢了,来到这世间,也不想树敌,只不过眼看就要到大婚之日,不防让此人出来热闹一番,也许给自己多一些逃出生天的机会。

    “一会让丫头给送过去,吴妈妈年纪不小了,是应该注意保养身体了。”楚月儿倒说起漂亮话来。

    “哎哟可不敢说老,家中还是儿孙需要照抚,还要在主子家多干几年,给家里赚些银两。”吴婆子笑眼眯眯现下看着倒也顺眼了。

    “小菊,给吴婆子十两银子。”楚月儿拿起茶杯喝了几口,这才觉得周身舒服了许多。

    吴婆子原本要推拖,但是最终还是接了,临走还是千恩万谢。

    可谁知,一回到苏锦琴所住别院,被其它奴才打小报告,便被苏锦琴狠狠责罚,并被扔到厨房打杂,一个体面的婆子,突然被降到最下等的佣人处,婆子心中是又恨又气。

    楚月儿得知之后,便派人去把吴婆子接过来,其它人也不敢声张,吴婆便在楚月儿处当起差来。

    天刚亮,苏锦琴就蒙着面纱,急冲冲赶来,一脸的怒容。

    原本是一个心思极巧的人,只因近几日受极痒之苦,整个人都的心都旺盛起来。

    一进入院门,劈头盖脸的就把回廊打扫的丫头骂开了。

    “不长眼的东西,往哪里扫雪呢。”

    “没规矩的东西,看到主子也不下跪。”

    一见吴婆子正指挥着下人干活,那眼中的怒火更盛。

    “老娼妇,这么些年供你吃喝,你现下倒当起白眼狼来了。”苏锦琴横眉冷对,插腰怒骂。“你们几个,架住这老娼妇给我往死打。”几个婆子和丫头们站在原地,一脸纠结恐慌,原地不敢动。

    这里可是王妃院落,而且前几日的事情,大家可是亲眼目睹了自己家的主子被整得极惨。

    “混账东西。”苏锦琴越是怒火旺盛,身上的气血越往上涌,脸上的又痒又疼的感觉反而加深。

    苏锦琴恨不得要抓花了脸,但是又怕毁了容貌,只好强压着怒火不敢发作。

    “放肆,这是王妃府邸,哪是你能喳呼的地方。”吴婆子挺立胸,插着腰阴着个脸吼回去。

    脸上还有明显的肿块,昨天可是被狠狠打了几十个大嘴巴子,这牙都掉了几颗。

    如若不是王妃人善,收留了她,并且答应为其撑腰,这才扬眉吐气起来。

    “你,你……”苏锦琴何时被下人这般对待过,那心火顿时冒得极高。

    直接冲上前,就是拳打脚踢,吴婆子自然不敢回手,只能四窜着逃。

    “哟,接着打,越打你身上的毒发作越快,想好是难了。”楚月儿立于门边看着热闹,啧啧,一个大家闺秀,这般不知检点,着实也是让人惊叹呀。

    话音刚落,苏锦琴瞬间定在原地不敢动了。

    “有事进屋里说吧。”楚月儿直接把人请进屋。“去泡上好的茶进来。”

    苏锦琴站在原地狠狠的瞪了吴婆子一眼,便直接入屋内。

    两人静坐喝茶不语,楚月儿更是把人叫走,独留两人在屋内,楚月儿侧首观察,此刻苏锦琴心里防线已经全部崩了。

    “这是药膏抹上马上见效。”

    苏锦锈一听,便急步上前,手抖动得极为历害,快速打开,然后抹了一大把放在脸上,脸上传来一阵清凉,原本极痒无比的感觉瞬间消息。

    再往镜前一看,脸上的红斑明显减少了。

    “这一瓶药可以让你的脸好上七成!”

    “什么?”苏锦琴原本是怒目圆睁,可是一接触到楚月儿危险的眼神,瞬间就怂了,说话的语气甚至带着一些乞求。“王……王妃,求求您,帮我把脸治好吧。”

    “哎哟,其实我也是想救你,可是我近段心情不佳,药方子忘了。”楚月儿挑了一眉,故弄玄虚。

    “那,那要如何才想起。”苏锦琴一脸紧张。

    “和我做一笔交易如何?”楚月儿一双深黑的双眼,像是有魔力一般让苏锦琴随着她的步调走。

    “你,你说。”苏锦琴咽了咽口水,她心里却十分慌张。

    “明日不防回苏府如何?”还有不到五天时间,马上要就大婚了。而此时她依然想不到离开鬼域的办法,现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跟苏锦琴一起离开。

    “我刚来几日。”苏锦琴刚想反驳,却被楚月儿打断了。

    “你瞧,苏老爷昏睡多年,曾未醒起,鬼王命我配药,现下这药可都配好了。”楚月儿道明其意。“过几日便是我与鬼王的大婚,界时苏老爷能亲自道贺不是一件美事。”

    “这倒也是。”

    “既然你也答应,今日你便去跟鬼王辞行。明日一早我便把药给你。”楚月儿态度和缓,面带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