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海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周迦陆以沉小说

2020-06-01 19:15:53  来源:北海资讯网

    周迦陆以沉小说书名是《》,小说讲述周迦陆以沉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周迦陆以沉小说阅读,泪珠下是你小说讲述的是。周迦的孩子虽然保住了,但人瘦了一大圈,脸色泛白,跟个瓷娃娃一样,坐在太阳光底下,懒洋洋地晒太阳。

    内容精选:

    陈水沫喊来了一个医生,她拍了拍医生的肩膀,说:“表哥,这手术就靠你了。”

    那医生点点头,阴森一笑,慢慢把麻醉剂推入周迦的皮肤。

    周迦心里大恸,想挣扎,可意识却已经慢慢模糊了。

    临昏迷前,她还在想。

    在想,陆以沉看着那么聪明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会相信陈水沫这样歹毒的诡计。

    她马上又想明白了。

    大概就是因为,陆以沉一点都不爱她吧。不爱她,所以都懒得花时间来调查真相;不爱她,所以一味地相信陈水沫的一面之词;不爱她,所以哪怕她说的每句话比真金还真他也不相信。

    ……

    手术结束时,天已经黑了。

    麻醉药效一过,周迦的背部像着了火一样疼痛难忍。

    她被推出手术室室的时候,陆以沉马上迎了上来。

    周迦眨了眨眼,手术室外的光线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点亮的那一束光。她期待着陆以沉安慰她一字半句,可他看也不曾看她一眼,第一句话问医生:“医生,水沫怎么样了?”

    周迦眼睛热乎乎的,蒸出一脸的水汽。

    她把脸埋进枕头里,无声地哭了。

    她在想,她为什么会这么贱。

    贱到对这种渣到没底线的男人还能死心塌地。

    ……

    半个月后。

    陆以沉第一次推开了周迦的病房。

    周迦的孩子虽然保住了,但人瘦了一大圈,脸色泛白,跟个瓷娃娃一样,坐在太阳光底下,懒洋洋地晒太阳。

    忽然,身后探出来一只手,猛地环住她的脖颈,掐住了她的呼吸。

    呼吸急促,大脑缺氧,周迦想喊救命,头顶上方却被一抹阴影笼罩。

    是陆以沉。

    他似乎是在生气,眉心皱成个川字,拿着她的喉咙,一字一句道:“周迦,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周迦浑身打了个机灵。

    陆以沉将一叠的报纸照片劈头盖脸砸在周迦脸上,声音像浸在冰块里的冷,“周迦,我有时候真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水烟这么美丽善良的心脏,都被你玷污成什么样子了!放火烧水沫不成,现在竟敢找人绑架强.暴她……”

    周迦呼吸难耐,吃力地眨了眨眼睛。

    眨出一眼眶的滚烫液体。

    她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报纸,零星的几行大字:

    “陈家二女儿疑似被保姆之女陷害绑架,遭遇强.暴子宫破裂”

    “最毒妇人心:拿恩人的心脏和男友,把恩人妹妹送去绑架强.暴”

    新闻铺天盖地——

    都是明里暗里说她派人绑架强.暴陈水沫的新闻。

    周迦气得脸颊涨得通红,气着气着就笑了,艰难地用气音一字一顿地问:“我找人绑架强.暴陈水沫?证据呢?凭什么都算到我头上?”

    “证据?还要什么证据?你不就是觉得水沫拿走了你的皮肤,你心里不爽么?”陆以沉抬起她的下巴,黑沉的目光与她相对,低促道,“水沫要是子宫有了什么问题,我就拿你的子宫还给她!”

    周迦一惊,抚着她的小腹,姿态放低:“不行!陆以沉,你忘了吗,我怀孕了,我……”

    陆以沉目光一斜,盯着周迦尚未显形的小腹,讽道:“那个也不知道亲爹是谁的野种?周迦,你真以为我会让这种贱种活在世上吗?我现在就恨不得把你肚子里的野种给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