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海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废王毒宠北离妃北离元祁小说

2020-05-31 20:49:50  来源:北海资讯网

    主角是北离元祁的小说叫做《》,这里提供废王毒宠北离妃北离元祁小说,该小说主要说的是想当初,王兄对她那般苦口婆心,她却一意孤行,误把豺狼作良人,最终害他惨死。好在,好在如今,一切都有了弥补的机会。

    《废王毒宠北离妃》精选:

    秋子仪端直了身子,正色道:“大胤皇帝为人阴险狡诈,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明日你觐见之时,他必会对你有所试探,我们要先想出一些办法应对才是。”

    应对?

    是啊,确实需要应对一下。

    元洵的父亲元起庸,是大胤朝的第五任皇帝,少年时靠着雷霆手段使大胤国力前所未有的昌盛。

    可惜上了年纪之后越发多疑,更曾因一则没有根据的谣言,亲手斩杀自己的三个儿子。

    还记得前世,她初到大胤,第一次入朝觐见,本就惴惴不安。

    元起庸竟当着一众大臣的面,好好对她施了一通下马威。

    结果事后人人都嘲笑她这个外邦之女上不得台面,有失他们西凉的国体。

    现在不同了,她既不再是那个单纯软弱的小公主,又拥有了知己知彼的优势。

    这便是最好的应对。

    想到这里,秋烟离胸有成竹地倒了一杯茶给秋子仪递过去:“王兄放心,再怎么样,我也是代表西凉求和而来,所谓两军对阵,不斩来使。无论大胤皇帝如何阴险狡诈,目中无人,这点道理,总归还是懂的。再说了,如果他真的有心刁难,我们提前提防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从前你教我下棋的时候不是说过吗,见招拆招就是最好的应对。”

    说这话时,她脸上流露出的从容与自信,完全与从前的那个秋烟离判若两人。

    秋子仪稍愣了片刻,继而笑开:“阿离说的是,见招拆招就是最好的应对。”

    顿了顿,抬手抚上她的长发,欣慰的同时不由感叹:“时间过得真快,我的阿离,转眼就长这么大了呢?”

    秋烟离心中猛然一震。

    没错,她长大了,可惜她长大的太晚了。

    想当初,王兄对她那般苦口婆心,她却一意孤行,误把豺狼作良人,最终害他惨死。

    好在,好在如今,一切都有了弥补的机会。

    她不会,也不允许,再有任何一个人,因她而受到伤害!

    “王兄对不起,过去是阿离不懂事,让王兄费心了。”

    秋烟离紧紧握住秋子仪的手,烛火浸润的眼底,闪烁着动情的柔光:

    “现在阿离已经学会保护自己,王兄不用再像以前一样,事事都替阿离担忧了。”

    秋子仪看着眼前已经亭亭玉立的小姑娘,无奈一笑:“在王兄眼里,你永远是那个日日追在王兄身后,吵着嚷着要王兄背的小女孩儿。王兄就你这么一个妹妹,怎么可能不替你担忧呢?不管怎样,你都是一个女孩子,只身在异国他乡,手上必须要掌握一些筹码,这样,在关键时刻,方能够自保。所以,王兄把这个交给你,你一定要仔细收好了,切不可叫他人得去,明白吗?”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枚巴掌大的玉制小剑。

    秋烟离接过那熟悉的物件,久久不能言语。

    北离军的军符。

    这个曾经因为她的愚蠢而失去的东西,终于还是再次回到了她手中。

    那时,元洵刚刚被封太子,她作为太子妃,忽然受到一众大臣弹劾,说她私造军队,意图谋反。

    元洵为此受到不少为难,还差一点丢了太子之位。

    最后这事,以她主动交出北离军军符而告终。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所谓的弹劾,不过是元洵联合自己在朝中的几个心腹,共同演的一出戏。

    为的就是要她心甘情愿地交出北离军。

    现如今,这枚军符静静躺在她掌心,烛火照上去,好似有碧波在其中荡漾。

    再一次有了真切的感觉。

    所有的事情,都回到了最初的那个起点。

    而这一回,她的命运由她自己来掌握。

    “千万记住了,这是你的保命符,除非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否则,绝对不能拿出来,更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手里有这个东西,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可以,听明白了吗?”秋子仪并没有说明这东西的用途,只是一而再,再而三,郑重其事地叮嘱道。

    秋烟离将那玉剑放在心口,冰凉的触感与她的体温渐渐融合:“是,王兄,阿离保证,若非万不得已,决不让第三个人知晓这东西的存在。”

    得到她的保证,秋子仪总算稍稍放下些心,又与她念叨了一些琐碎的事情,便准备起身离去。

    走到门边的时候,他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沉声问道:“白日你和那个洵王爷交谈时,我也听出了些端倪,今天的事,应该与他有关吧?”

    秋烟离点头,算作承认。

    秋子仪并没有追究她为何知晓山匪一事与元洵有关,只是肃然提醒道:“这人心思不正,城府又极深,不管怎样,你尽量还是对他避而远之为好。”

    秋烟离抿唇浅笑,不置一语。

    秋子仪轻叹口气,开门走出。

    秋烟离望着月光下逐渐拉长的那道斜影,深若古井的一双眼眸中,万般情绪交织在一起。

    王兄,对不起,阿离这次,又要让你失望了。

    有些人,不是你想避就能避得开的。

    就好像,有些恨,也不是你想放,就可以放得下的。

    第二日一早,天光方亮,秋烟离便起身梳妆,准备入宫。

    因昨夜睡得较晚,她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憔悴。

    奈儿拿起妆台上的一盒胭脂,挑出一点在手背上染开,正准备给她涂上,却被秋烟离反手挡开:“不必了。”

    奈儿微惊:“公主?”

    秋烟离看一遍镜中的自己,平静道:“妆不用上的这么仔细,稍稍修饰一下就好。”

    “可您待会是要面圣的,这样去……会不会不太好?”

    毕竟也是那么正式的场合,如此随便,万一被人挑出错来,可怎么办?

    秋烟离漫不经心地冷笑道:“如果别人有心挑错,即便你什么都不做,那也是错。就听我的,还是多在发式和服装上费些心吧。”

    “可是……”奈儿犹豫着想再劝,但通过昨天的事,她也看出来了。

    现在的秋烟离,一举一动都有自己的想法和道理,她作为下人,配合就好,多言反而坏事。

    于是便低头应下,转而拿起搭在衣架上的两件长裙,走到秋烟离身边,问:“公主要穿哪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