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海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宠妻无度冷王的小逃妃小说(全章节)

2020-05-31 19:35:51  来源:北海资讯网

    这里为网友提供《》小说全章节,以及楚漾颜沧溟《宠妻无度冷王的小逃妃》结局,文笔非凡,不容错过。方才那说话的侍女倒也没有害怕,只是朝着那人吐了吐舌头。

    《宠妻无度冷王的小逃妃》精选:

    “楚姑娘,你醒了。奴婢们伺候你更衣,王爷已经在大殿等楚姑娘了。”

    “楚姑娘真是好福气,王爷可是第一次将女人留在未央殿过夜。”

    “晓云,你可是忘了规矩?”

    方才那说话的侍女倒也没有害怕,只是朝着那人吐了吐舌头。

    楚漾洗了把脸,这才朝着大殿走了过去。

    只见,整个大殿上,男人端坐在桌子前,桌面上摆满了各种佳肴。

    楚漾连忙快步地走了过去,在男人的身侧坐下,“王爷,昨晚睡得可好?”

    “昨晚楚漾睡得可沉了,醒来才发现王爷彻夜未归,王爷可是还在因为昨晚的事情生气?”

    说着,她夹起一块香酥鸭放到了嘴里。

    颜沧溟看着楚漾,眼前的女人还真是没良心,能在那个时候,敢吐他一身的女人,她倒是第一个。“怎么,你很开心?”

    “怎么可能?”楚漾连忙摇了摇头,“楚漾可是一整晚都在担心王爷。”

    “哦?”男人扬了扬眉,“你不是说昨晚睡得很沉?”

    “……”楚漾笑了笑,伸出手,夹起了一块放到了男人跟前的碗里。“是因为担心王爷,不小心累的睡着了。”

    楚漾看着颜沧溟,一想到昨晚男人离开时的脸色,差点憋不住想笑。昨晚,她那么一吐,可是硬生生地将男人的火给灭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阴影。

    她倒了一杯清茶递到了男人的跟前,伸出手,握着男人的指尖,“王爷,别生气了,楚漾答应王爷,下次绝对不敢了。”

    颜沧溟眸光半眯,眼前刻意的讨好,确实取悦了他。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待在凤王府。记住,本王没有太大的耐心,上次的事情,没有第二次知道么?”

    楚漾忙不失地点了点头,仰起头,在男人的唇角上轻啄了下,“好。”

    颜沧溟眸光幽深,他盯着楚漾那一张小脸,目光灼灼。只是,想到了昨晚的情形,男人眼底里的温度顿时冷了下去。

    只是,颜沧溟对楚漾的态度,到底是不同的。

    这一点,整个凤王府的人都看在眼里。所以,对楚漾的态度,自然也不敢有一丝的怠慢。

    用过早膳,楚漾有些不放心凌白,便去找了凌白。

    白云殿,凌白看到楚漾,连忙从秋千上跳了下来。

    “你可算来了。”

    “怎么,想我了?”

    凌白涨红小脸,“我是怕你丢下我一个人跑了。”

    楚漾迈开步子,走到秋千上坐下。“得了,这里又没有别人,你要是想我了,就直接说。小小年纪,憋坏了可不好。”

    凌白走到了楚漾的跟前,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盯着楚漾。“听他们说,你昨晚跟那个男人待在了一起。你说过,要带我回去的,你是不是想要留在这里?”

    说着,他紧咬着嘴唇,眼眶泛红,满是委屈和怒意。

    “我没有。”楚漾伸出手,捏了捏凌白气呼呼的小脸,“我们惹怒了三皇子,眼下只有留在凤王府才安全。我可没有想要留在这里,你是不知道,那个凤王有多变态。我们要是留在这里,他肯定会发现我们骗了他,到时候,一定会杀了我们。”

    “所以,留在这里,只是暂时的。你放心好了,只要能离开,我肯定会带你离开的。”

    凌白甩开了楚漾的手,“胡说,胡说。”

    “你明明就是看上了那个男人,所以才想留在这里,甚至为了留下来,才去勾引那个男人。”

    凌白一气之下,便将从家奴口中听到的那些话给说了出来。他这一整晚都见不到楚漾,一个人待在这里,心里难免害怕。

    楚漾难以置信地看着凌白,蹲下身子,看着凌白,“凌白,你还是个孩子,这些话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凌白瞪着楚漾,眼眶里的泪珠一颗颗的砸了下来。忽地,他推开楚漾,整个人朝着院子外冲了出去。

    “凌白。”楚漾站起身,看着凌白跑了出去,皱了皱眉。

    “楚姑娘,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楚漾摇了摇头,“他就是小孩子,耍耍脾气,过会儿气就消了。再说了,他胆子那么小,可不敢乱跑。”

    她转过身,走到秋千上坐下。她想到了昨晚的事情,颜沧溟要是知道她还是处子,自然就会知道,她和凌白骗了他。

    到时候,她和凌白估计死的很惨。昨晚是故意喝晕吐了他一身,才勉强逃过一劫,下次她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她整个小脸拧成一团,有些烦躁地踢了踢脚边的石头。

    夜色渐渐地暗了下去,楚漾回过神,看了一眼天色,“凌白可是回来了?”

    晓云摇了摇头,“没有。”

    “什么?”楚漾站起身,这才开始慌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回来,你怎么不告诉我?”

    晓云连忙跪在地面上,“是奴婢疏忽了,楚姑娘别急,奴婢这就去找管家,让人找找凌白小少爷。”

    说着,便连忙走了出去。

    楚漾神色紧张,她知道凌白一直都想着爸妈,他也不过是才五岁,一个人到了这样的地方,难免会害怕,所以这才冲着她发脾气。

    她抬脚,急忙地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管家派出了所有的家奴去找,整个凤王府乱成一团。

    “凌白小少爷?”

    “凌白!”楚漾扯着嗓子,朝着各个角落喊。久久地,没有回应,她彻底的慌了。

    此时,凤王府外。

    笃笃笃的声响扬起,落下,数千名铁骑兵跃下了马背,恭敬地半跪在地面上。

    马车停下,楚夜跃下马背,将帘子掀开。

    颜沧溟一身黑色长袍,他迈开步子,走下了马车。抬眼,朝着凤王府望了过去,男人皱眉,脸色有些不悦,“何事?”

    管家急忙迎了上去,神色惶恐。“回禀王,凌白小少爷不见了。”

    楚夜皱眉,“没有人守着大门么?怎会不见?”

    颜沧溟脸上的神情若有所思,“派人去查。”

    “是,王。”楚夜垂首,整个人终身跃起,顿时消失在暗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