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海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主角夜无名小说我是战神夜无名在线阅读

2020-05-22 19:28:34  来源:北海资讯网
    我是战神夜无名第三章-下乡,修炼!

    一个月后,某处偏远的小村庄中。

    沪龙村。

    界已经在一个名为莲老的九十多岁老婆婆家里,住了将近一个月时间,莲老有个正在上中学的小外孙,莲老很喜欢小外孙,也很喜欢得很这个从外面来的小姑娘。

    莲老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很硬朗,耳目也没什么问题,家境虽然比较贫穷,但界却完全不在意……

    界每天都给莲老家里砍柴挑水,洗衣做饭,手艺更是好得刚来没几天,都让莲老捧得几乎全村人都知道了,那真是逢人便说家里来了个大厨师。界还在闲暇之余会跟村里人干一些农活,关系那可谓是其乐融融。

    ……

    正午的阳光很大,但却只是温温热,一位老伯蹲在农田旁,优哉游哉的抽着旱烟杆子,身旁坐着五个浑身肌肉发光锃亮的大汉,他们都赤着脚,把都是泥的水鞋放到一旁。

    其中,还蹲着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穿着黑色短袖,浑身是泥身材娇小的姑娘,她从一旁的黑色塑料袋里抓了一些烟草,用糯米纸卷了根烟,点上吸了两口:进口的真是好抽,总是忍不住想来两口。冬季耕作也是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啊,哈哈。此人正是界,若不仔细看真认不出来,仅仅过了一个月,身材就有如此翻天覆地的改变。

    老伯听到后哈哈一笑:嘿嘿,今晚到我家里来吃饭。

    界笑了笑,用手中的烟烫了下粘在腿上的水蛭,把它揪了下来丢到一旁,扣了扣指甲里的泥: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得先干完活,然后给莲姥姥做好吃的先。拿起一旁的锄头,此时瘦得像根葱的手,肌肉轮廓才彰显出来,异常的明显。

    杵在那比身高还高的重型锄头,被她轻而易举的单手提起,扛到肩膀上。

    陈伯这是想找人喝酒了吧。旁边一位大汉说道。

    哪里咧,陈伯明明是惦记人家做的五花肉,那天还跟我说,不得吃五花肉两杯下肚都感觉蒙咯。

    等下我去我老婆那里搞两三斤五花肉先,晚上就去陈叔家喝酒咯啵。

    那我搞桶酒过去。旁边的大汉开始聊了起来,组织起了今晚的酒席,就是那么的不约而同,虽然他们的普通话不像陈老伯那么标准,但界却听得很明白。

    即便早上已经进行过严酷的锻炼,中午还是会偶尔来和农民工人们,做一些很累人的农活。

    其实不仅仅是这些农民,村子里的其他人都很喜欢界这个小姑娘,勤奋能干又会喝酒和讨人开心。

    经过了一下午的劳动。

    界的浑身已经湿透了,衣服上也沾满了泥,看上去十分脏,不过界自己却不认为脏,他认为这是最干净的。劳动过程中,界还与他们聊了许多,从家庭子女情况,到养多久的鸡好吃,怎么吃;又或者谁家做的饭最难吃,这样的话题都聊得出来,甚至有人开玩笑说要介绍男朋友给她认识,界都能笑哈哈的畅所欲言。

    到了晚上,整个村子都弥漫着饭菜的香味。

    在陈老伯的庭院中。

    此时的界似乎是喝多了,安静的坐在一旁,穿着一件粉色卡通T恤,老旧的黑白色运动长裤,宽松的衣服显得很不合身,偏白的皮肤,中长发扎着马尾辫,不加修饰的面庞上是精致的五官,红润的脸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显得很迷人;与早上那副脏兮兮的样子判若两人,此时的界显得是那么娇小可人。

    就是这样一个小姑娘,刚刚混在一群大汉里豪情的猜码喝酒,而且酒量也完全不在下风。

    过了没一会,来了好几个村里年轻人,看上去都是些十几岁,最多二十出头的,他们也加入到酒席中。

    年轻人不像他们的长辈那么朴实,大多数都比较时髦,虽然也都挺喜欢界这么一个外来的小姑娘,但不是出于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可能在年轻人的眼里,像这么一位姑娘,是挺奇葩的吧,但却又忍不住喜欢。

    或许在别人眼中,这位姑娘的魅力是难以言喻的。

    界眨了眨眼,红润的脸上露出微笑,举起杯子:小军,来!迟到的先罚一杯。一口喝光,继续说道:嘿嘿,要不要换啤的?

    小军笑着说:云姐,你这不是减肥吗,好不容易瘦下来,喝啤酒容易胖的哦,而且混喝容易醉,少喝点吧。他明显是年轻一辈中最大的那一个。

    你管我,我高兴!马上叫王叔送四箱啤酒过来……嗝。上前扳着小军的肩膀说道,两人又喝了一杯。

    不知过了多久。

    ……已是深夜,酒席持续了很久,人越来越多,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但却只有界和陈伯喝到了最后,界看着陈老伯通红的脸蛋笑了笑,他似乎是已经昏睡过去了,刚想上前扶陈伯进屋休息,本应该在睡觉的张阿姨走了出来,小声说道:我来,我来,你也回去休息吧。

    界坐在凳子点了支卷得歪歪扭扭的烟,夹了几颗花生米,嘭的一下脑袋砸到桌子上,又坐立了起来。

    此时小军拿着烧烤走进庭院中,发现就只剩下一人了。

    云姐,你醉了吗,我送你回去。要不先吃点烧烤?

    界站了起来,比起小军矮了不止一个头,界随手拿起个一次性杯子,里面还剩下半杯啤酒:我醉了?开玩笑呢,你先把杯子里养的鱼给搞定了再说。

    从塑料袋里拿了两串烧烤,左手插进口袋,摇摇晃晃的走向大门,见状的小军立马上前搀扶。

    都说了,我没喝多。推开小军,一摇一摆的走在夜间小路上。

    夜晚刺骨的寒风呼啸,路旁就是水渠和稻田,几盏微微亮的路灯。今晚是界第一次展示出真正的酒量,也确实是喝多了,走了没一会蹲在水沟旁吐了起来……

    或许过了今晚,又会有不少关于她这个女孩的奇怪传闻吧,毕竟是把村里的酒神陈伯给灌醉了的人。

    到了明天,界就要开始进入第二阶段的修炼,按照计划中的那样,开始进入到深山中独自训练,虽然界知道这不会是最后一次与他们喝酒……

    小军就这样默默的跟在身后,看着一路上吐了两次。

    ……

    在第二天中午,与村子里的人吃了最后一餐饭,有些不舍的告别了小村庄……

    清晨阳光微微亮,山岚缭绕。

    淅沥淅沥,绵延细雨,竹林的叶子,透骨的寒风,晨露在滴答滴答滑落;能听到不远处溪流的声音。

    竹林中,一片空旷的地方,上面围绕着一圈木桩,旁边是简易的小竹屋。

    忽然!木桩上一个矫捷的身影一闪而过。

    是界在做腿部爆发力和身体平衡性训练,木桩一共有六十四根,每根的间距都大致有六十厘米,看地上的痕迹可以看得出,之前的间距只有五十厘米左右。

    这已经是界来到这里的第十天,而这个位置距离之前的村庄,至少有三四十公里的距离。

    每次在木桩上跑三圈就会休息片刻,只要跑的中途稍微有所停顿,就会重头开始跑。木桩每过十天就会削减一圈可站立面积,并且拉长间距,至到一米为止。

    白天跑木桩,中午徒手攀岩或是练拳,晚上就利用一些自己自制的简易器材,进行负重蛙跳,悬垂举腿、卷腹部之类特别高强度的运动……

    而其余的时间基本就在打坐,养神憩息、放空思想让自己达到一个空我的境界。

    坐在云雾缭绕的山野间,感受万物生灵的气息,与自然融为一体,心中自然就没了自我。

    心境的状态在一点一点的恢复。

    ……

    力气就好像用不完的一样,不管刮风下雨,修炼都在持续着。

    体能在飞速的成长着,外表看不出有什么明显变化,反而看上去越来越瘦小了,但跑木桩的速度越来越快,出现失误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从初始的版本开始,跑完三圈需要七分钟,到最后,跑完三圈差不多两分钟,不会出现任何失误;而这时候的木桩,间隔为一米,上面可站立的面积,还没有矿泉水的瓶盖大。

    ……没过多久,界从路途中购置的大批干粮已经消耗殆尽,根据个人的判断应该是差不多要收尾了,但却不知道,他来到这片深山老林里,已经超出了制定的时间半个月。

    正午时分。

    界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衣服裤子上都有大小不一的洞,不是被植物给钩破的,就是摔跤时造成的磨损,目前穿着的已经是最好的一套了。

    深呼吸,呼出一口气呼!放开架势,打了一套拳。

    其动作之流畅,神形之霸道,是难以用言喻去形容的……最后一个摆腿收招,一脚踢到大树上,硬生生给削下一层皮来,树干上也出现不明显的爆裂痕迹。

    此时此刻的界深知作为普通人的肉体,已经达到了瓶颈期,就在这么短短几个月时间里。

    因为界的领悟能力,还有训练的量和强度都太过于惊人。

    按常理一般人练武几年只是练个形,但是界从一开始,他的心境修为,与自身的实战经验都在巅峰的行列中。

    那个人教过的东西果然很奥妙,虽然没什么肌肉可是能感觉充满了力量,灵活度和身体韧性也练出来了。仅仅是改变了发力的方式,就会有那么多变化,真是可怕,这种程度的肉体也能拥有这样的爆发力。可惜还炼不了气,要不然能试试他的百踏凌腾这类绝技。修炼已经告一段落,这对于界来说,这不过就是普通的锻炼罢了,尽管很难再有提升,但这只是个开始。

    为了不让自己练出大量肌肉,还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不过还好,最痛苦难熬的阶段已经度过了,剩下的得慢慢来了。

    走到小溪边,解开辫子上的绳子;宽衣,胸前缠着纱布,可以看到不明显的肋骨,没穿外套显得是无比的瘦弱,尽管线条看上去还不错;腹部上有不明显的马甲线,就在伸腰打哈欠的时候,腹部上的六块腹肌才显现出来,轮廓无比清晰。

    解开手上的绷带,手上的老茧虽然不明显,但这也是无数次磨破后再次结痂,所留下的痕迹,脱掉鞋袜,被严重磨损的袜子上,也有很明显的血迹。

    笑了笑:今天吃肉。忽然捡起一颗鹅卵石,看似没怎么瞄准,就这么随意的丢了出去,唰!几米外的水花溅射了过来,只见一条两个巴掌大小的鱼浮了上来。

    ……

    收拾好东西,蹲在河边烤鱼,从背包里拿出个装着盐的小瓶子,拍了拍瓶底,所剩无几的盐洒落在鱼肉上,尽管这不是什么令人垂涎的美食,但还是忍不住流出口水。

    吃着烤鱼翻了翻背包,最大的那一层里,透明塑料袋里装满了垃圾,另一层装着洗换的衣物和沐浴露洗发水,其他的小隔层里装着医用急救包,还有两盒快速治疗发烧和感冒的药物,但是从头到尾都没吃过,白药和绷带纱布倒是用得差不多了,另一层装着柴刀和一些绳子之类的生存道具,黑色塑料袋里装着的是陈伯送的烟,不过翻开来看了看,好像已经发霉了……

    发现没遗漏什么东西,就这样告别了这个生活了两个多月的地方。

    夕阳的阳光洒落在脸上,阳光下的头发微微泛黄,界走到了附近的小县城里,买了一套衣服和鞋袜,还有一条男士内裤,还在店家那里要了个免费的皮筋……

    在宾馆里开了一间房,洗完热水澡后,往床上一躺便是整整两天。

    醒来后,浑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似得,明明睡了两天,却感觉异常的乏力,久久没有恢复,即便如此界还是觉得很正常,因为经过了长时间的连续高强度训练,忽然那么放松下来,日积月累堆积在体内的疲劳就会像炸弹一样,爆开。

    好吃好喝放松调养几天就好了,这段时间营养不是很够,头发看上去有点黄。不过我得回去了,已经超出了预定的三个月,搞不好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麻烦。穿上新买的衣服,黑色的长袖T恤上是个手掌的图案,搭配上一条纯黑色运动裤,还有灰色的跑鞋。

    穿着显得很男性化,这也让本身就很瘦小的身材,在视觉上显得更小了。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以前当美食猎人的日子了……

    也不知道现在料理水平怎么样,回去随便做点试试看,也好好招待一下自己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