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海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齐晏许锦欢

2020-05-21 19:14:40  来源:北海资讯网

    主人公是齐晏许锦欢的小说是叫做《》,由枣红红精心创作,小说主要内容是:我瞬间泪流满面,也许这就是亲情的力量,并不一定非得是血缘关系之间才存在亲情。

    《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精选:

    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我和齐晏,齐氏集团和许氏集团的业绩必然都会受到冲击。

    许氏集团本身就有内乱,在这种情况下又发生外患,可以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我担心,许氏的情况恐怕不容乐观,甚至有可能度不过这次危机。

    我对于公司的事情了解甚少,一直以来都是姜芬在公司帮爸爸的忙。

    虽然说起来许荣和我一样,对公司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将来继承公司的必然是大姐许荣。

    想起大姐许荣,我的心里陡然升起酸涩的感觉。

    纵然姜芬和赵归成的伤害让我痛不欲生,但是大姐许荣的冷漠疏离,同样让我觉得心寒彻骨。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和大姐的感情很不错。

    父亲没有儿子,只有我和大姐许荣两个女儿。

    因为我是父亲的私生女,必然不可能继承公司。

    对于大姐许荣,父亲的打算是,等到大姐在大一点,或者商业联姻,或者找一个靠得住的男人入赘许家,由大姐掌管许氏集团的大部分,无论怎样,总归是能够撑起许氏集团的。

    也许是因为两个女儿,大姐将来要继承许氏集团,所以父亲对大姐管理起来更为严厉,而对于我这个私生女儿却有些纵容。

    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这么多年以来,大姐许荣对我一直也很好。

    所以当那天大姐许荣告诉我,我不是父亲的孩子,并且一脸冷漠疏离的样子,直让我觉得世界都塌了。

    但是现在事情波及到了许氏集团,姜芬虽然一直在帮忙管理公司,但是大姐许荣作为法定继承人,此时此刻必然正处于风口浪尖,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撑得住。

    毕竟许氏集团是父亲的心血,我一想到父亲有朝一日醒来,许氏集团却不复存在这个事情,心就一钝一钝的疼。

    我不能让父亲的心血毁了,哪怕是为了报答父亲这二十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也好,毕竟他给了我二十多年的父爱,让我有许多美好的回忆。

    想到这里,我连忙拨通了大姐许荣的电话。

    电话在响了无数声以后,才被人接通。

    “姐……”

    一声姐姐让我瞬间哽咽,现在的我,还有资格叫许荣一声姐吗?

    “欢欢?”

    电话那边沉默半响,传来许荣低沉而压抑的声音。

    “稍微等我一下。”

    也许是我电话打的不是时候,只听电话那头,大姐许荣压低声音对我说了这样一句。

    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半晌,才恢复正常。

    “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如同那天一样,许荣的声音里透露着客气疏离。

    即便在打电话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我真真切切的听到许荣的声音,感受到许荣的冷漠之后,还是觉得难受。

    “姐……”二十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二十多年建立起来的骨肉亲情,哪能说变就变,我还是忍不住要喊许荣一声姐姐。

    “我就是想问问,爸爸的公司怎么样了?你还好吗?”

    强忍泪水,我才能让自己不哭出声来。

    在整个许家,除了父亲,就只有大姐许荣对我最好。

    哪怕现在对我像是在对待一个陌生人,可是那二十多年的好也是真真切切存在的,让我以同样的态度对她,我实在是做不到。

    电话那头又传来长久的沉默,时间久到让我心慌。

    “你在跟谁打电话?这么偷偷摸摸的?”

    突然电话那头传来姜芬厉声指责的声音。

    “妈,没谁,是我以前的一个老朋友,屋里太闹了,所以我就到外面来接电话了。”

    不用想我也知道,姜芬必定是不让许荣和我联系。

    而大姐许荣向来听姜芬的话,又十分孝顺,能够为了我偷偷的忤逆姜芬一次,着实不易。

    “姐,我们一会儿去老地方见面,就这样,我先挂了。”

    电话那头的姜芬依然不依不饶,似乎是想要看看许荣的通话记录。

    我不忍心让许荣为难,所以对着话筒说了这样一句,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我的心中思绪万千,也许许荣那天的冷漠是故意表现出来的。

    很快,我和许荣就在以前经常去的一家咖啡店见面。

    也许是刚才的电话让我明白了大姐许荣的用心良苦,甫一见面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我便红了眼眶。

    “姐姐,姐,姐姐……”

    纵然心里有万千话语,但是此刻真正的面对许荣,我只能喃喃的说着这两个字。

    姐姐两个字就像是我生命苦海中的一根稻草,即便知道它不能救命,但我也不能把它丢掉,只想牢牢的抓住。

    许荣没有什么表情,穿着一件黄色毛呢,微卷的头发,自然的披散在肩上。

    看得出来,许荣特意化了淡淡的妆,以掩盖眼底的青色,由此可见,大姐许荣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欢欢,你别这样,我们早就不是姐妹了,你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

    许荣像是在告诫自己,又像是在告诫我,面色痛苦的重复着这几句话,桌子下的双手更是紧紧的扣在一起。

    “姐,难道这二十多年的朝夕相处还比不过那薄薄的一张纸吗?”

    听到我的这句话,许荣突然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我若有所思的样子。

    “姐,难道你忘了爸爸让我们互相扶持,互相帮助,难道你不记得我们从小到大的情谊了吗?”

    见许荣有些迟疑,我继续说道。

    “我知道,我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可能没有资格再叫你一声姐姐,可是这么多年的感情并不是假的呀!”

    我瞬间泪流满面,也许这就是亲情的力量,并不一定非得是血缘关系之间才存在亲情。

    血缘只会给我们的感情锦上添花。

    我和许荣二十多年朝夕相处,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早就和亲生姐妹没有两样了。

    我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对这份感情念念不忘,我不相信,在得知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之后,许荣便能潇洒利落的一刀,斩断我们之间所有的牵绊。